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墮胎問與答

Posted in on 2012-12-20

1. 墮胎(人工流產)對日後懷孕有影響嗎?

溫氏報告書是集合發行於十二個國家的七十五份醫學刊物而成的。這個報告提出墮胎對希望日後再懷孕的年輕母親的生殖能力可能會有不良影響,使日後懷孕所嬰兒在生產時期受到傷害。

報告書中指出人工流產的不良影響,包括不育增加,流產機會增加百份之三十至四十,子宮外妊娠病例增加百份之一百至一百五十,嬰孩死亡率增加一倍,早產增加百份之四十,因而引致初生嬰兒患有大腦癱瘓、精神不建全、行為不正常、閱讀能力低,聽覺能力低、失明、容易孤獨等。

此外,報告書更指出,若妻子因婚前接受人工流產而影嚮日後生殖能力或其嬰孩在生產時期受損傷,可能會影嚮她們日後婚姻生活,甚致使雙方婚姻破裂。

人工流產對年輕婦女,尤其未婚少女的婚姻,可能有極大影嚮,因而引致她們的婚姻失敗、分居或離婚。

2. 墮胎合法化可消滅非性墮胎?

這只是一廂情願的說法,是完全錯誤的,經驗指出,當法律放寬之後,合法墮胎的比率直線上升,非法墮胎不見減少,反之卻常常會增多,理由是合法墮胎的手術往往不能被保密。

3. 母親有權扼殺腹中胎兒嗎?

胎兒並非母親身體的一剖份,而是另一個人,那麼,母親有權去殺害她已出世或未出世的子女嗎?

4. 墮胎是一個宗教性的問題嗎?

不,墮胎是有關人類的生命問題。但生命從從何時開始,理應是一個科學上的問題, 墮胎基本上是一個整個人類社會的問題,牽涉到我們整個文明社會,不但是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猶太教信徒的問題,而是所有的人的問題。

5.墮胎是另一個節育方法嗎?

不,不可將墮胎與節育混淆,節育是防上新生命的開始,而墮胎是將已開始的新生命扼殺。

6.為何耍把「不該生存」的嬰兒帶入這個世界呢?

一個「不想要」的懷孕不等於一個「不該生存」嬰兒,人道的立場指出我們絕不容許我們當中有「不該生存」的份子,而是指我們應該如何對待他們,我們要想辦法去幫他們,絕不是要殺掉他們。

7.如何處理因姦成孕的少女?

因姦或孕的機會極微,在美國明尼波利斯曾做過一個十年的科學調查,在三千五百個受強姦後入醫院檢驗的個案中,沒有一宗是成孕的紀錄。 再者,為那個受害者,被姦的經驗已經是一個嚴重創傷,要受害人再經歷墮胎的經驗和殺害一個無辜的生命,似乎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再者,一個因姦受孕的胎兒和一個普通情況而受孕的胎兒在本質上是沒有任何分別的。被姦的女士和那個胎兒是沒也罪的,有罪的是那個施暴者,墮胎是再次傷害和殺害兩個本來沒有罪的人。

8.如何對待因恐懼而自殺的母親?

懷孕母親自殺是很罕有的事,在明尼蘇達州十五年間只有十四宗母親自殺的事,其中十一宗發生於分娩之後,沒有一宗是基於「不合法」的懷孕 。所有都是心理問題的影響。

9.墮胎對母親有沒有生理上的影響?

墮胎之後,不能生育機會增加百份之十,流產機會再增加百份之十,精神受損機會在英國由百份之九增至百份之五十九,日後導致RH因子增加。輸卵管受孕從千分之之五增致千份之三十五,早產產嬰兒由百份之五增加至百份之十五。其他疾病如子宮穿孔,肺血栓塞,感染和引致致命的肺炎等亦會發生。

10.墮胎合法化是否合乎倫理?

在幾千年的東西方人類文化裡,我們都深深相信,每人都有生存的權利,這是我們所尊崇及予以法律保障的最高價值,此等權利是不可被剝奪的。其中唯一例外,只是某些情況下,在兩條生命中的取捨。目前通過的墮胎台法化法律,完全棄絕了東西方文化價值的中心,新的法律接受了新的倫理觀,就是生命只具有相對的價值,人再不是只因他存在便具有絕對生存的權利。現在,除非人具有相當程度的獨立能力,良好生理機能及對別人有實用價值,否則他是不會「准許生存」的,此種改變打擊了東西方文化的根。

11.未出生的嬰兒是否還未完全算是一個人?

出生前或出生後人的生命是否是「一個人」?其實兩者沒有多大分別,最主要的還是判斷他「是」或「不是」人的生命,如果以「多」或「少」作為衡量「人」的準則,我們便很自然及容易把殺嬰與安樂死變成合乎情理的事,如果只以經濟及對社會的實用作為標準,希特拉式的集體屠殺暴行,便會歷史重演,大家不難記起在紉寧堡審訊後那位被判罪的納淬法官對美國法官所說的話:「我怎會料及達到如此地步呢?」那位美國法官簡單回答,當你第一次將一位無辜者的生命判罪時,便開始走到這地步。

12. 讓殘疾兒童出生是否殘忍和是否使他們悲慘地生存呢?

「正常」人比「殘疾」的更能享受人生的論調已被推翻了。一項確實的調查顯示傷殘者與常人在人生享受、前途及挫折各方面都沒有分別,「雖然正常人比傷殘人士更能享受人生是一般時代性的信念,但並沒有科學理論根據。」難度人生只是為享受的嗎?是問有那一個人是沒有痛苦的。很多偉大的人不是因為痛苦使他們的人生變得光輝燦爛嗎?又沒有人是完美的,兇猛的老虎掉進海中是殘廢的,所謂正常只是某生命在某種環境中適應較好罷了,現時科技進步,許多殘疾都可以被科技矯正,偉大的科學家霍金和音樂家貝多芬不都是患有殘疾嗎?

13.禁止墮怡的法律是否對窮人平等呢?

一般而論一個富有的人比一個貧窮的較容易去走法律縫隙,或許貧窮的人沒有能力去買海洛英,但有錢人便可以了。但這是否要我們使每一個人都可以買海洛英嗎?問題並不在於去推翻法律,而去公正地執行法14律,禁止墮胎的法律可以,經常可以,嚴格執行。

14.墮胎是否較生育妥全得多?

不是!後期的墮胎是非常危險的,就是最初的三個多月,母親在墮胎時的死亡數字,較正常生育時為多,而且很多在合法墮胎時死去的還沒有公佈。

15.怎樣建立真正精神文明社會

選擇墮胎作為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好使某些人的生活更舒適,這是否文明進步?當女學生懷孕受到排斥,殘廢兒童的母親淪於無助;而窮人則爭取不到合理的生活條件,他們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墮胎。用這種摧殘性的醫學技巧去取代愛心作為改造我們的家庭及社會,這是多麼令人惋惜啊!難到能去火星的人類,真的只有通過殺害千千萬萬的胎兒才能建造我們所謂先進的文明?

我們必定要創造一個不以追求物質為生活終向的社會,沒有一個孩子要捱飢餓、遺棄之苦,即使是一個有缺陷的孩子,也是可貴的,因為地們喚醒我們無條件地去愛護,去照顧他人,我們當然不會摧殘生命,反之要去革除導致艱難生活的因素,這樣,祇要不問孩子的能力及出生,每一個孩子都會受人歡迎,喜愛和關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