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墮胎醫生談墮胎

Posted in on 2012-11-19

英文版

 

 

「我希望眾人知道,醫生根本知道那是個人,是個嬰兒,而非一團組織……」

前墮胎醫生:安東尼‧利維納 Anthony Levatino, M. D.

 

 

「我們只知道找出這些婦女的弱點,然後誘導她們。她們從不懂得有其他選擇,只知道生孩子是那麼麻煩。」

前墮胎輔導員:黛布娜‧亨利 Debra Henry

 

 

「嬰兒的超聲波掃描圖是最困擾我的東西。職員都感到無法忍受。墮胎的婦女從沒有機會看見這些超聲波圖片。」

前墮胎醫生:若瑟‧蘭德爾醫學博士 Joseph Randall M.D.

 

 

「我冷酷無情,是個殺人犯。可是,當我看到那個躺在冰冷器皿裡的嬰兒,我終於明白墮胎的真面目。」

前墮胎醫生:大衛‧布魯爾醫學博士 David Brewer, M.D.

 

 ***

「我是個殺人犯。我奪去無辜嬰孩的生命,並使用強力的真空機,從母親的子宮奪走她們的孩子。」

前墮胎醫生:麥亞瑟‧希爾醫學博士 McArthur Hill, M.D.

 ***

「他們說要幫助婦女,其實在撒謊,因為他們並非如此。他們只為金錢工作!」

前墮胎醫生:尼達‧惠頓 Nita Whitten

 

資料來源:「訪問墮胎服務供應者」 (Meet the Abortion Providers) 錄像,www.prolifeactio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