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勇敢的母親

Posted in on 2012-12-13

作者:小尤

這是發生在中國和香港一個真實故事。

亞珍本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七年前下嫁了丈夫亞平,亞平在一間國營企業當經理,收入穩定,五年亞珍前誕下一子。丈夫和婆婆對亞珍視為寶貝,當然是百般寵幸了。亞珍又是城中某教會的基督徒,每天熱心祈禱,及參與查經斑,一班姊妹都很羨慕亞珍,希望神也賜給她們像亞珍一樣的丈夫,有車子,房子和兒子。

亞珍平時的生活,就是早晚接送兒子到一間教會辦的幼兒院上學,平時逛逛街,看看戲,生活好不寫意。

可是,亞珍有一天到醫院檢查,大夫告訴她懷孕了,還是三胞胎!亞珍嚇壞了,不敢告訴丈夫。當然,沒多久丈夫和婆婆就知道了,他們第一個反應是:「打掉他們!否則會被開除,還要牽連同事被罰。」亞珍說:「什麼?是你的骨肉啊,還是三個生命,你們怎可以說出口!」婆婆和其他家人都勸亞珍快快做手術,否則亞平職位不保,生活就有問題。亞珍和家人就此事天天鬧,寢食不安,終於決定暫時到姊妹家中暫住。

亞平氣死了,也沒辦法,就由她去冷靜下,心想可能她會願意去打胎。

亞珍在一位姊妹家中住,告訴她們情況,求她們為她代禱,姊姊們意見不一,有些勸她墮胎,最後找教會領導跟亞珍談。領導說神是慈悲與諒解的神,她應以家庭和丈夫事業為重,神是會寬恕她的,叫她去墮胎。亞珍大喊:「這是我的骨肉,你們相信的是什麼神!」亞珍無奈,唯有回娘家,以為爹娘和哥哥會支持她,讓她住在家中,然後將孩子們生下來再算。

回到家,家人除了做中醫的哥哥,都叫她去墮胎,哥哥說胎兒已成人,何況是三胞胎,叫她去找一個熱心的天主教李姓醫生,為她再檢查。李醫生發現她不是有了三胞胎,而是雙胞胎,差不多三個月了。李醫生找朋有為亞珍祈禱,安慰她和四處找朋友看有沒有解決辦法。

亞平不見了亞珍,和她在電話大吵大鬧數次後,非常憤怒,要和她離婚,又到公安局報案,甚至到計生辦叫他們捉拿亞珍去墮胎,還四處貼街招,說亞珍超生!亞珍此時對丈夫完全絕望了!但忽然腦海有一個平靜的聲音對她說:「你的孩子是會合法出生的。」

家人不但逼亞珍打掉胎兒,還要逼她回到丈夫身邊。亞珍感到百感交雜,無語問蒼天,她作為一中國婦女,懷孕本來是人生喜事,為何最親的人,偏偏變成她孩子的殺手?這是誰的錯?她不敢回到教會求助,因為她參加的教會,她的事情已經成為熱烈討論的議題。

李醫生為亞珍四處打探,找人金錢上支持亞珍,幸好,有熱心人士捐助,有人覺得亞珍和兒子太可憐,亦有人為亞珍的勇氣和母愛所感動,亞珍的生活費暫時算解決了,住在李醫生一個朋友小安家中。

有一天,小安的妹妹剛從香港回來,見到亞珍,告訴她如果去香港生孩子,孩子便能合法生下來,不過首先要去香港醫院登記,但要花十萬元左右。亞珍聽了,就記起心裡聽到的聲音,難度這是上天給她孩子的機會?但是去那裡找十萬元,自己只有數千元。但是,唯有求上天幫助了。

小安的妹妹是熱心教友,早年聽過一些維護生命講座,就找到喜樂生命,看看我們可否提供幫忙。我們聽到後,都覺得應該盡量提供協助。亞珍在內地的朋友很快為亞珍籌集幾萬元,叫她盡快來到香港登記預約。

這是我第一次見亞珍,是一名瘦削的婦人,我帶她去登記,安排在一個女修會暫住,安排看醫生等,又安排五個月後來港生產。

五個月後,亞珍的一對雙胞胎順利出生了,雖然要住院達兩星期。經過中港兩地許多朋友和團體的幫助,有人提供金錢,有人提供住宿,喜樂生命員工照顧坐月,中間實在經歷許多困難。在此感謝每一位參與照顧亞珍和幫助過她的人士和團體,可能在這不方便公開他們的身份,但他們的愛心,亞珍和兩個孩子一定會永遠記著!

亞珍回到內地,經過一段時間,已經和丈夫修好與復合了,家人見到一對可愛的孩子,以前一切恩怨,也隨風而去。她的故事,在她住的城市傳遍各教會,人們對胎兒的生存權利,也在熱烈討論,這是亞珍意想不到的。

亞珍的故事,是數億中國婦女的故事,結果可能會不一樣,但每一個未婚或已婚的女性,都要面對「被打胎」這問題。「被打胎」是因為大部份婦女都是被環境,政策或家人被迫打胎的。

幸運的超生婦女有家人支持,有錢的罰款了事。聽說最近北京超生罰款是三十萬人民幣!中國有未來嗎?一胎政策帶來極速的人口老化,理論上是一對年青夫婦婚後要養十三個人(一個小孩,合共八名父母和祖父母),這是可能和可持續的經濟發展模式嗎?

中國很快便有飛行器登陸月球,有先進的隱形戰機,但保護不了無數無辜的小生命,這是新中國強大的標誌嗎?墮胎有無數的參與者,有政府的政策,有醫院為利是圖而宣傳墮胎,有執法人員的妄作非為,有家人的無知和冷漠,但最多的參與者是旁觀者,像小悅悅事件一樣,無人關注,任由受傷的小悅悅躺在路上。如果學校推行國民教育,我建議將一孩政策納入德育和國民教育科,這是中國所有問題的核心問題!

這個看似大到不能想像,政府,各社會階層包括宗教界,學術界和傳媒都迴避和不願意面對的每年一千三百萬宗墮胎問題,會有一天解決嗎,這就要靠十幾億人的每一個?

幫助生命出生,從來也不容易,需要許多人的支持和幫助,就算是一句說話和一個鼓勵,也是珍貴的,亞珍見證了一份人類偉大的母愛,期望大家繼續支持和關注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