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死亡文化對社會的挑戰

Posted in on 2012-12-27

作者:Danny Wong

第一次聽「死亡文化」這個名詞,已是在十多年前了,當時有機會閱讀已故紐約市樞機Cardinal O’connor的文章。樞機以維護生命、反對墮胎、安樂死和死刑著名。想不到十多年後,「死亡文化」不但沒有死去,反而越來越「活生生」。

「死亡文化」個名稱真是特別,死亡怎可以成為文化呢?最近參加了一次亞洲區維護生命的會議,聽了一個有關死亡文化的演說,覺得很有意思,所以特別和各位分享有關死亡文化的一些看法。

首先,文化的形成,是由某些思想、意識和行為,透過傳媒的渲染、經濟和政治的力量支持,慢慢地為普羅大量眾接受。究竟死亡文化是甚麼呢?它與你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死亡文化的根,是以下一套的思想主義和價值觀。它包括:物質主義、享樂主義、功利主義、人文主義、實踐無神主義、性解放運動和女權主義等等。這些主義的價值觀、在各方面和人類傳統和基督徒價值相抵觸。

例如: 今天墮胎的數字不可思議,世界每年有大概有四千萬宗的墮胎,中國大概每年有一千萬宗墮胎(有一半使用RU486流產藥丸)、台灣每年有超過三十萬宗、香港大約每年有二萬三千宗以上合法墮胎(不包括非法墮胎和跨境墮胎)。2004年的出生率不足五萬,即是說有百分之三十以上懷孕因墮胎而收場。

不過,墮胎並不是死亡文化的主角,墮胎祇是死亡文化的果實。這些主義的背後,都有國家、歐盟、聯合國、財團、跨國集團公司、傳媒機構、非政府組織支持和推動。否則不可能在全世界擴展得這麼快。例如:某些國際家庭計劃組織,在全世界(特別是第三世界) 推廣任何形式的人工避孕(不理會避孕工具對婦女健康的影響)、性解放、和墮胎。這些組織包裝得非常好,好像是一個衛生或者是為家庭服務的組織,通常得到政府的資助。他們認為:撲面貧窮就是不要生育。這些理念非常合乎已發展國家的利益,因為這個地球的資源是有限的,控制發展中國家的生育率,長遠是是對已發展國家有利的。所以國際性家庭計劃組織得到很多到政府和財團的支持。

結果是:多年的避孕和墮胎使到世界上很多國家出生率急劇下降,如果香港沒有新移民,我們正在面對著人口的老化和人口不足的問題。因此,新加坡政府現在正用一切措施鼓勵國民生育。

死亡文化為人類帶來什麼衝擊呢?簡單地說:假如沒有任何道德規限,我們做什麼也可以。我們不需要尊重生命、任意的性行為是沒有責任和後果的。孩子將會是一種負擔,所以要用盡一切方法避孕。假如不幸懷孕了,就用事後丸或者墮胎作為補救的方法。

物質主義(Materialism)薰陶我們,只要擁有很多物質才值得生活,我的身份、價值、和快樂是決定於和擁有多少金錢和物質。假如我們不能給孩子很多物質,我們不如不要孩子為妙。享樂主義有異曲同工的作用:我們的孩子是一種負擔,阻止我們享受生活。現在的科學發達,引誘我們覺得人類不需要上主,我們可以完全靠自己的努力決定我們的命運,要在地上創造一個享樂的世界,沒有來世天堂或地獄。實踐無神主義使我們跨越所有道德的規限,引誘我們以為可以控制一切,以科學為絕對的真理,人甚至可以「創造」人或者改造人類,這一切都以謀求為了謀求人類的健康和幸福為名。

功利主義這種思想認為有利用價值的就是好的。它進而主張人類行為的倫理取決於這行為的利用價值。功利主義背後隱藏著一個標準:凡能滿足現世欲望的就是有用的。。

既然甚麼也可以控制,為什麼不控制人呢?既然人本身是沒有永恆的價值,那麼他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就可以將它毀滅,給他一個美好的名字,讓他安安樂死去吧。所以年老的、病弱者、殘缺的、弱智人士和未出生的人,因為沒有經濟效益,可以通過安樂死或墮胎而被殺害。納粹黨的時代所做的,又再次活生生地在我們的眼前出現了。

性解放運動推動性是一種沒有規範、道德,和後果的行為。可以在任何時候(無論你未婚、已婚、或以離婚) 和任何人(同性或異性)發生性行為。這些性的觀念,已經堂而皇之在學校和大學裏教授,在社會中普遍地接受和實行。性解放運動推動者在那裏呢?就在電視和電影裏.。一些學者甚至公開宣揚廢除婚姻制度、多夫多妻制和性濫交。這是人類的進步和開放?留待讀者自己去判斷。

全球都在推動所謂全面式的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 Education),認為只要不懷孕,便可以讓孩子們隨便發生所謂安全的性行為。在社會層面,這些現象在中港台三地已是司空見慣,不需筆者在強調。性解放運動推動同性戀、同性婚姻合法化和和普及化。在美國的麻薩諸塞州,同性婚姻已經是合法了。筆者是很擔心,因為中國和香港在任何事情都能夠「超英趕美的」。

教會推動的性教育,基本上是道德教育,教導別人「性」是上主的禮物,在婚姻中的性行為是神聖的,與生育分不開的。教會這個觀念當然受到性解放運動推動者的反對。

女權主義的崛起,口號是女性不願意做家中的奴隸。女性慢慢失去母親的角色,男女雙方追求一種自由而又可以拆散的結合。婚前性行為再不是禁忌,使那些願意結婚的人在婚後不能深深信任對方,而產生大量的婚姻問題,導致離婚,家庭暴力,虐待兒童等等問題。最可惜的是這些問題會延續給下一代。

以上只是死亡文化的一個簡單的描繪,筆者並沒有說很多如何對抗死亡文化。因為答案很簡單,就是聽從和宣揚耶穌基督的教導,貫徹實行教會倫理的訓導。筆者在這裏指出,對死亡的文化的挑戰確實不應輕視,因為它已可能己經滲入你的家庭、學校、和團體中。

生命和死亡擺在我們面前,我們可以自由去選擇。我們的將來決定於現在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