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生命与死亡展开决斗

Posted in on 2012-12-27

作者:阮嫣玲修女

正值复活佳节,信友吟诵继抒咏之际,世界多处竟真的展开着生命与死亡的决斗,更好说,是维护生命的文化与死亡文化的角逐,其中有两件事实甚具启发性:

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被诊断为「永久性植物人」的泰莉.斯基亚沃(Terri Schiavo),因法院的裁决而遭拔去喂食喉管多日,但她顽强的生命力仍徘徊于死亡边缘...这样下去,始终逃不了因饥饿和脱水而终的悲惨命运。坚持让泰莉死去的人士认为她已完全失去复元的机会,据其丈夫兼监护人迈克尔.斯基亚沃(Michael Schiavo)声称(只是声称,并无真凭实据),泰莉本人也曾表示不愿以人工方式苟延残存,故结束她的生命是合理的。

在梵蒂冈,教宗过于虚弱而无法向广场上的信友说话,其痛苦无助的心情在脸上表露无遗,但教宗并没有掩饰他的状况,他甘向众人展示生命的力量,纵然这生命己呈疲弱,并备受病痛煎熬。

泰莉的个案因涉及她家人之间的争执,也渗入了政治的因素,才使整个事件复杂起来。现时无意评论美国的司法制度或迈克尔的作为是否恰当,但客观而论,以维护生活的质素为名,以法律把一个人活活饿死,实在教人心悸,但最令人难以接受的,就是不少普罗大众认为正确的选择,网上就应否拔除泰莉的喂食喉管进行民心意调查,大约有63%赞成,28-29%反对,赞成者所持的理由是:人有死亡的权利,由此看到死亡文化力量可不小。其实,泰莉的个案并不是完全没有疑点,根据她的父母及家庭的神师表示,泰莉能有反应(当然遭到丈夫及其委托律师的否认)。从法律的观点看,既有疑点,便不应草率定案,但不同的法院接二连三地毫不考虑新的可能因素而驳回泰莉家人的请求,坚持原判而拒绝下令接回喂食管。从医疗伦理的观点看,只要有生机,也应进行救治。事实上,泰莉并没有「脑死」,她没有昏迷,也没有采用一些「侵入性治疗」(aggressive medical treatment)[1],她只是需要用喉管进食,只是长期卧床,她不能说话(并不代表没有沟通能力),是否因为这样她就要被视为不应继续生存?佛州的生物伦理学家Bill Allen认为:泰莉并不是真的活人,她只是非人的人类(human non-person)[2]。因此,泰莉的反应也被断定为只是反射作用,而非是有意识的行动。也有一些生物伦理学家认为,让她脱水而死并无不妥,因为她既不懂得意欲生存下去,死亡也没有违反她的意愿。

严重脑损病人是否真的不算人?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去年三月参与一个「维生医疗及植物状态」的国际研讨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Life-Sustaining Treatments and Vegetative State: Scientific Advances and Ethical Dilemmas)时,清楚指出「每一个人的内在价值及尊严是恒久不变的,即使他是严重伤残而不能运用其功能,他永永远远是一个人而不会沦为植物或牲畜。」因此,他反对称人为「植物人」,因为这名称贬抑了人性尊严和价值。教宗又指出:一个在医学上被认为处于植物状态的病人,有权获得基本的照顾包括得到营养、充足水份、清洁、温暖...等 ,事实上,植物或牲畜也有生命,也值得尊重。 (全文可参阅
http://www.vegetativestate.org/discorso_papa.htm#SPEECH)

正如教宗指出,只有少数病人能从植物状态苏醒过来,但事实上也有个案证实一些曾被定为无法复元的脑受损病人真的痊愈。到目前为止,医学的判断也可能有误。一位亲历其境的女士Kate Adamson指出:当她因脑中风而处于所谓「持久植物状态」时,是完全清醒的,只是全身动弹不得,叫天不应,叫地不闻。因此,她也被医生定断为无药可救而遭拔除喂管八天。她说饥饿令她痛苦万分,所以谁也不能假定那些被断绝粮、水的病者会很安乐地死去。
(参阅http://www.katesjourney.com/

泰莉的诉讼已六度被驳回,而她也十四天没有吃喝了,为甚么人可以那样心硬,看着她殒落而无动于中呢?只因死亡文化滋生了一种可怕的功利主义,混淆了我们的价值观,它使人忘记活着原是恩赐,教我们只着眼于成效,以人的「所为」(doing)来决定人的「所是」(being),不能有所作为的是低质素的生活,低质素的生活给人带来不便,不值得继续,不应继续,只有求死才能维护人性尊严。但人的生活质素不在于高生产力或无病无痛,而是在于懂得接纳生命的奥秘,在于能互助互爱,彼此尊重。维护各境况中的生命才能真正保障生活质素。

写到这里,泰莉已回归天主的怀抱,她的死亡是不必要的,也是可悲的,但她的挣扎揭露了死亡文化的狰狞面目,并在不少人的心中燃起维护生命的热火。

在同一天,我们敬爱的教宗也要插上喂食管,让我们看到生命的脆弱;但为我们有基督信仰的人来说,「纵使我们外在的人日渐损坏,但我们内在的人却日日更新...」(格后 4:16)教宗让我们看到如何活出人性的尊严,是维护生命文化的活标记。

生命与死亡展开决斗,生命的主宰死而复活,永生永王。

我们这样祈祷,因为我们相信:生命,不论在任何境况下,都因着复活的主而得到提升,并获最后的胜利。我们既这样相信,又这样祈祷,便应在生活中爱惜自己及他人的生命,包括植物和动物的生命。

 


[1] 安乐死必须与放弃所谓的「侵入性治疗」的决定有所区别。「侵入性治疗」是指治疗的方式不再适合病人真正的情况,因为这种治疗已与预期的结果不相称;或是 因为这种治疗对病人和家属造成过度的负担 (《生命的福音》65。)

[2] 根据那些以意识来定义「人是甚么」的生物伦理学家来说,person 的意义并不是士林神哲学所指的位格,能称为人者是有意识的存有物;那么,如何知道那存有物具有意识?除非他能提出有认识能力的证明。如是者,胚胎、严重脑损者都不是人类( human non-persons) 。
(参阅 http://www.nationalreview.com/smithw/smith200503290755.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