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瑪娜之死

Posted in on 2012-10-08

一位母親的痛苦經歷

瑪娜是我的女兒。在她十八歲那年,她不情願地決定到一間有名的婦科醫院墮胎。她原本打算生下孩子,把孩子給人領養,但醫院裡的醫務社工力勸瑪娜去墮胎。

瑪娜‧卡達蒙
Marla Cardamone
她不幸身故時,只有十八歲。

那個社工說,瑪娜服用的抗抑鬱藥物已經損害了胎兒;可是,根據統計,胎兒有 92% 的機會是正常的。瑪娜接受超聲波掃描,檢查胎兒是否健康。檢查過後,這個社工繼續向瑪娜施壓,要她墮胎。最後,瑪娜屈服了。

瑪娜墮胎當天,我開始感到驚慌。雖然這是第一流的婦科醫院,但我還是擔憂她的安全。沒錯,她確是身處最安全的地方。可是,我心忐忑不安。我的孫兒快要死了。

約在下午一時,有一位護士把瑪娜送進檢驗室。在那裡,他們把海草棒 (laminaria) 插入她的子宫頸,然後使用「滴入尿素」 (instillation of urea) 的方法進行墮胎。到了晚上十一時,手術還沒有完成。我想陪伴瑪娜,但她堅持要我回家,因為已經太晚了。我吻別了她,並說:「我愛你,明早見。」這是我倆最後一次見面。

翌日早上九時十五分,我接到深切治療病房(加護病房)打來的電話,護士說:

 

「事情不好了!情況非常嚴重!」

我奔赴醫院,衝進加護病房。醫生兩次出來向我查問瑪娜的事情。我每次都請求進去看她,但也被拒絕了。接着,病房突然擠滿穿着白袍的人。一位醫生來到我面前坐下,握着我的手。我問:「我的女兒死了,對嗎?」他點點頭,說:「是的。」

「不!不!這不可能!」我可憐的瑪娜。我無法相信所發生的事。我非常恐懼、無助,而且感到窒息。

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就像一把匕首,刺痛我心,奪去我的生命。

 

目睹女兒的遺體是母親的噩夢

最後,他們允許我看瑪娜的遺體。我走進病房,幾乎不能相信所見的事。我美麗的女兒已經不似人形,我簡直不能認出她來。有一條導管從她的嘴裡伸出,我看見她的牙齒和牙齦佈滿鮮血。她的眼睛半張,眼白呈暗黃色,臉部腫脹發紫,左邊的臉就像遭受重撃。我想抱着她,最後僅能用一隻手臂摟着她,跟她吻別。

 

追查真相

這種事怎會發生在瑪娜身上?我決定不讓瑪娜死得不明不白。最後,我們發現,瑪娜是死於拙劣的墮胎手術,使她的身體受到敗血病感染,是一種快速蔓延的血液感染,在 24 小時內殺死了她。

我們也得悉,那個醫院社工從沒有看過瑪娜的超聲波掃描圖,也沒有與她討論掃描結果。瑪娜從沒有看過檢查報告的內容。報告指她的胎兒「沒有異常情況」。如果瑪娜知道此事,絕不會考慮墮胎。

現在,當我翻看瑪娜的高中照片,不斷在問:「為甚麼?」我凝視她美麗的眼睛,感到心碎。她的微笑、歡樂和活力,都仿彿是昨天的事。瑪娜善良溫柔,願意與全世界分享自己的心,但已經沒有機會了。

瑪娜的生命結束了。此事突如其來,我們完全無法預料。她只有十八歲,就離開人世了。回首前塵,但願我曾阻止她墮胎。我當初應該更加努力。

 

黛布拉‧卡達蒙

Deborah Cardam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