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男人對墮胎的感受

Posted in on 2012-11-19

英文版

 

 

本文作者史提夫.亞伯恩 (Steve Arterburn) 是新生命治療中心 (New Life Treatment Centers) 的創辦人及主席。這是個以基督為中心的計劃,為治療情緒問題。該中心的總部位於加州拉古拿灘 (Laguna Beach),分部遍佈美國各地。他曾在雜誌發表多篇文章及出版多本小冊子,並有十四本著作。

 

「我以為女友墮胎後,我的生活可以更輕鬆,但我錯了。」

我在二千二百名貝勒大學 (Baylor University) 的學生面前,承認自己的罪行:「二十年前,我來到這所大學接受富於基督精神的教育,但我在這裡的第一年,就使一個女生懷孕了。」

我很榮幸,獲邀返回母校演講。我在思考該如何向這些學生提出挑戰。雖然炫耀自己的成或許更加有趣,但是我必須承認我的真面目及我所作的事。

二十年前,我資助女友墮胎。我知道她懷孕後,第一個反應就是想除去這事帶來的不便。我從沒有想過我作了甚麼事。我不相信她體內的是真正的生命,是我有份創造的。我只認為醫生在除去一些不受歡迎的組織。

許多年後,我面對現實了。我自私地摧毀了一個人的生命,因為我不想惹麻煩。「男性墮胎後遺症」讓我猛然醒悟。這是墮胎後出現的罪疚感、迷惘和否認。墮胎後遺症往往纏繞曾經墮胎的母親,可是有成千上萬的父親也受這些後遺症折磨,我也是其中之一。那種痛苦使人痛不欲生,而且當我知道這是源於我的罪行,我更感難過。

我需要的奇蹟,就是藉着耶穌基督,接受神的寬恕。隨着時間過去,我內心的創傷消失了。隨後的測驗顯示,創傷已經療癒。犯罪後的罪疚感已經破壞我的健康。然而,神讓我復原過來。

我在貝勒大學演講後不久,那位二十年前因我懷孕的女士致電給我。她聽到我演講的事。我很高興知道,原來在那次可怕的經歷後,她也經驗了神的醫治。她給我一個建議:「下次你講這個故事時,應該老實點。你不僅協助我支付墮胎費用,而且還催迫我去墮胎。」

這是事實。當時她根本不想這樣做。她想保留這個孩子,是我強人所難,她才不情願地這樣做。我面對真實的我──我是個懦夫,藉着剝奪別人,使自己活得更輕鬆。

研究顯示,女人選擇墮胎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男性沒有支持她們保留孩子。雖然聽到此事我很痛苦,但我很高興這位老朋友有勇氣跟我對質。

 


 

 

「當你決定墮胎後,不會就此完全擺脫生活的困難,墮胎的痛苦也會纏繞着你。這是難以處理的,而且可能會妨礙你將來與女性和孩子建立關係。」

--羅恩‧斯伯格 Ron Stoltenberg

 

 

奈爾斯‧森姆遜 (Nels Samuelson)、他的妻子戴安娜 (Diana) 及三歲的兒子米高 (Michael)。

「千萬不要這樣做。男人須為自己的行為及其後果負責。他應該給予支持,嘗試拯救孩子的生命,並為此努力,不計代價,包括為孩子提供經濟援助,以及協助母親。」

--奈爾斯‧森姆遜 Nels Samuel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