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產前測試與墮胎

Posted in on 2012-12-27

人們常會問有喜的父母:「你們希望生個男孩還是女孩呢?」他們通常一致認為:「只要嬰兒健康,男孩女孩也一樣喜歡。」

但假如嬰兒不健康呢?那又如何?當未出生的胎兒被診斷有脊柱裂、唐氏綜合症,或泰薩二氏病(即家族蒙性白痴,腦和神經系統退化,以致患者大部份末足五歲便死去。在這情況下,父母可否選擇墮胎作為治療的途徑呢?

 

產前測試的作用

透過現代科學,父母能夠看到母體內的胎兒。新醫學科技,如抽羊水,絨毛膜樣本檢查超音波掃描,都能看到腹中的胎兒,及發現他的不正常現象。很多時這些測試是很有用的,因為可以治療子宮內的胎兒,包括在子宮內為胎兒施手術。如有需要,一隊專科醫護人員可破安排到產房,協助產婦順利地把嬰兒誕下。在這特殊情況下,父母親也可預先為即將誕生的孩子,作好精神上,心理上,情緒上,及經濟上的安排。以上各點,都是產前測試所帶來的益處。

可是,愈來愈多人都不是因上述理由去進行產前測試。他們以為,把有缺憾的孩子殺掉,便是「治療病況」的方法,懷著這個念頭去進行產前測試是錯誤的。這個「發現後便毀滅」的策略,是基於人類體能品質的測試,一切不合標準的心智及體能的胎兒, 一概不適宜生存。

若用墮胎來解決有缺憾的嬰兒的問題,便是犯了嚴重的歧視罪行。這些孩子不單為了自己的殘障而被歧視,還因此而被殺。若有人提議用殺害去「醫治」一個有唐氏綜合症的人,大多數人對這建議會十分反感。納粹黨在德國當權時,便是這樣做的。未出生的嬰兒,當被診斷出有缺憾時,應同樣得到,和出生後的人的待遇,無論這人有沒有缺憾。

 

若嬰兒無論如何也會死的,那又如何?

無腦畸形症提指嬰兒的腦有部份停止生長。這類嬰兒大多數在出生後數小時或數天內,便會死去。在這情況下墮胎可破接納嗎?答案是:絕對不能。墮胎是直接和有計劃的殺害,而殺害永遠是錯的!維護生命者在這情況下的回應是:時常眷顧,永不殺害。

比華利麥美倫曾是位替孕婦墮胎的醫生。她現已加一入了維護生命行動。作為一位婦產科醫生,她見盡不少父母把有嚴重缺憾的胎兒打掉。她也見過不少父母,把有嚴重缺憾的嬰兒生下來,愛護他,直至死亡的來臨。麥美倫醫生指出,讓死亡自然來臨,和令死亡發生,即殺害有很大的分別。作為父母的,如能把嬰兒的生命交託於天主,到嬰兒去世時,他們比選擇墮胎的父母,更能接受嬰兒死亡的悲痛。墮胎是違反父母的天性,去傷害自己的孩於。這是最嚴重的虐兒行為。

 

醫生不是永遠對的

史提芬尼在一九九二年出生時已有無腦畸形症。一九九四年十月十三日,史提芬尼慶祝了她兩歲的生辰。她母親為她開生日會,還有氣球,生日蛋糕和生日帽助慶。醫生們當日錯誤地診斷史提芬尼只有很短的壽命。他們的預測並不是百分之百準確。史提芬尼的母親很愛惜她。很多人,包括醫生,都說史提芬尼沒有生命的質素。但她的母親卻每天到醫院探望她,替她穿上花邊裙於,黑漆皮鞋,和色彩繽紛的帽子。可能是她母親給她的愛,令她龍活那麼長久。

誰能判斷別人的生命質素呢?很多時候,那些對弱智和弱能者有意見的人,是因為這些有缺憾的人需要他們照顧,或共同生活,因而影響他們的生活質素,令他們不舒適。

人們眼中的殘疾,其實是一個特別包裝的無價禮物。每一個生命,都是上天的恩賜,雖然我們可能要一段時間才能體會到這份恩賜。能夠利用時間去愛護和照顧有缺憾的孩子,就是給我們有機會去為別人服務。這恩賜更能增強我們的耐性,理解力,和感恩,也容許我們體會到,付出了自己,令他人活得愉快的那份喜悅。不同的能力,不同的缺憾在其程度下,每個人都有缺憾。有些人在數學或串生字上有問題,學校成績進步較緩慢。有些人的肌肉不協調,以致運動方面有困難。更有些人在人際關係上有困難,使他們不能與別人和睦相處。

無論有那一種特性,我們都是人類。就是為了這原故,我們應尊重這人類大家庭裏的兄弟姊妹,不論是健全的,還是有缺憾的。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尊重一個事實:每一個人都是上天創造出來,有去履行各人被派遣的獨特任務。人類無權去決定誰能活看,誰要死去。上天是所有生命的創造者,只有上天才有權作這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