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有人想墮胎怎麼辦?

Posted in on 2012-12-20

不知道你有沒有遇到以下情況,就是當你毫無準備時,突然有人說:「我想墮胎」。你這時會怎麼辦?你可能會不知所措,或者會不知說什麼! 作為一個愛護生命的人,你可能很想幫這位婦人和她的胎兒。但是,你應該對她說什麼呢?你應如何處理呢?首先,不用緊張,試試參考以下四點:

 

聆聽對方

先深呼吸一下,冷靜自己的頭腦,然後聽對方的傾訴。要聽她心底的話,了解她究竟想說什麼。許多時一位女士想墮胎,背後的原因其實很多,你要先聆聽然後才安慰她。若果對方說:「我們沒有計劃要這個嬰孩,經濟又負擔不起。」可能,她想墮胎背後的原因, 是出於憤怒,又或者丈夫沒有負起家庭計劃的責任。

母親和嬰孩的關係由懷孕便建立。因此,要聆聽對方對胎兒的感受。以下是一個案例,一位女士來電對我哭說說:「我們不要這嬰孩,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從她的哭聲中,我覺得她是不忍打掉這嬰孩的。要嘗試了解母親對嬰孩的感受和關心,然後繼續輔導。

 

讓對方認識真相

我的座右銘是「以愛心說誠實話」。 她需要從你口中聽到真話。但你怎樣說才恰當呢?有人會立即將焦點放在嬰孩,當然這是無可厚非, 因為嬰孩的生命正受威脅。 可是,母親正在困境中,加上意外懷孕的震撼,她對胎兒的感受一定會受影響。很多人在驚恐中選擇墮胎, 亦是這個原因。這時候,你可以提供一些基本資料和信息, 避免因缺乏正確的資料而做出錯誤的抉擇。

 

明智母親的抉擇

她是否因要挽救一段個關係而想墮胎?事實顯示, 扼殺一個小生命產生的壓力和後遺症,會使那希望挽救的關係更難維持。她是否為了拯救個人的聲譽而墮胎?嘗試問她將來怎樣面對自己。請她仔細想想,別人的眼光和評價是否對她真的那麼重要?

她是否因為犯罪感而墮胎呢?她是否因未婚懷孕因而感到內疚?如果她有信仰的話,可以鼓勵她相信上主的仁慈和寬恕。你可提醒她,一錯再錯只會使她泥足深陷,如果她真的選擇墮胎,她會更加感到內疚。

她是否認為只有墮胎才可解決問題?不錯,從她的角度,墮胎可能是唯一解決問題的途徑。她會覺得胎兒威脅她的生活和前途。要消除這些錯誤觀念,使她明白墮胎 不但不會解決問題,反而會為日後帶來一連串問題。例如:長期深度心理和生理創傷,學習和工作能力的損失等等。

你可告訴她有關胎兒發育的常識,使她清楚明白,在受孕後十星期,嬰孩已經是完整發育了,身體所有器官已成長,而且非常活躍,甚至已有指紋。其後的三十星期,胎 兒只是繼續發育長大而已。但是,如果她是非常決絕的要墮胎,她看到胎兒發展的照片,可能會對胎兒更加反感,因為會覺得胎兒威脅她的生命,這一點是要注意 的。

她聽完這些事實,可能還是會無動於衷。因為她最關心的,是她自己的健康,她的將來,她要面對的壓力,和墮胎對身體造成的壞影響等。

那麼,你可以和她討論墮胎後遺症。墮胎是摧毀一個人的生命。人的天性是愛護和養育子女。當我們做出違反人性的行為時,我們會產生內疚感,悲痛等心靈創傷。許多人在墮胎後,會經驗發惡夢、 極度內疚、嚎哭和與其他人疏遠等問題。(通常這些症狀會立即在墮胎後出現,若果這些症狀出現,須找一個熟悉墮胎後遺症的心理輔導員協助,這是非常重要的。)

總括, 向當事人提供正確的資訊最為重要。又多數人會在決定墮胎後,會希望盡快進行。 因此要幫助當事人明白墮胎不是唯一途徑。她可以考慮將孩子生下來,讓孩子被人領養。 儘量提供和讓她考慮一些雙贏的解決方法。

 

努力到底

有人曾告訴我:「如果我有機會,我會加倍努力輔導一位想墮胎的人,我當時實在太擔心她對我的看法。」是的, 這個時候你已經不只是個旁觀者,而要盡力拯救那個嬰孩的生命。當然,你不能用激烈的態度和她爭論。但是, 如果你朋友家中失火,你不會若無其事告訴他:「火燭啊,好像事不關己然後離開吧? 」

所以,你可以嘗試其他的方法。例如:可以帶當事人和其他有關人等找一位可信任的輔導員。 如果可以,邀請他的男朋友或丈夫一同去見輔導員。通常一個婦女要墮胎,是她的家人或男朋友不支持她懷孕, 和給壓力逼她去墮胎。如她不願意去找專業輔導員, 你可和輔導員商量,看看還有甚麼實際方法和途徑。   你也可以和她一起祈禱。 所謂盡人力聽天命,最後是上天改變人心。

又或許你覺得你的行動是沒有任何價值, 可是,你為這位婦女人付出的努力,已對所有人表示,這嬰孩是非常有價值的。 一位醫生雖然用盡一切方法,也不能保證一定能夠拯救病人,但沒有人會覺得他的工作是白費的。

 

同理心

我們要了解到當事人真正的需要,單單告訴她不要墮胎是不足夠的。有時需要真正關心她。你可幫助她認識她的能力,特別是她生命中堅強的地方。支持她讓孩子生下來。

看見人墮胎是會令人感到憤怒和無奈, 剝奪一個無辜可愛的生命,誰人能接受呢?但是, 我們不幫助母親,我們便無法拯救孩子,我們對墮胎感到憤怒, 但我們應關懷和同情那個母親,她同樣是個有尊嚴和價值的人。

最後,誰也不知道,我們是否能說出恰當的話。當一個孩子的生命受到威脅時,雖然無百分之百把握能拯救這孩子,我們也需要全力以赴。 這件工作絕不簡單。 但是,當一個孩子能夠生存下來,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拯救生命許多時不是一項單人匹馬的工作,希望你身旁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妳一起工作。 所以你應該好好裝備自己, 預早組織一個支援網絡,當有人告訴你她想墮胎時,你便會知道怎樣幫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