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Facebook
Submit a New Listing

墮胎婦女的親身經歷

Posted in on 2012-11-18

英文版

 

 

「他們告訴我只要八分鐘就行,事後我只會感到一點兒不適。他們在扯謊,這事摧毀我十年的生活。」

──梅爾‧亞伯特 Mae Abbott ;加州長灘

 

 ***

頌雅曾經墮胎,但她勸告其他女士說:「千萬不要墮胎。當你後悔作出一個不能改變的決定時,就像在不斷翻看一齣悲傷的電影,希望結局能夠改變,但又改變不了。你應像惠特尼‧休斯頓 (Whitney Houston) 某首歌曲的歌詞所說:『不要拋棄奇跡!』」

──頌雅‧凱爾 Sonya Kaye,華盛頓史蒂文斯湖 (Lake Stevens)

 ***

「我被騙了,因為沒有人告訴我,墮胎為尚未出生的嬰兒來說意味着什麼。沒有人告訴我,孩子在第十週(我墮胎的時間)已經完全成形。他們使我相信,我所作的事非常自然,就像找牙科醫生洗牙一樣。」

──斯蒂芬‧威廉斯 Stephanie Williams;加州 Ridgecrest

 ***

「第一次墮胎後,我確實更感沮喪。我脾氣暴躁,而且非常暴力。第二次墮胎後,我沒有察覺有甚麼改變。第三次墮胎後,我的自尊心非常低落。
第四次墮胎,我變得極為濫交,甚至有自毀傾向。多年來,我每次墮胎後都更加沮喪,而且體重也不斷增加。」

──塞茜亞.戈梅斯 Cecilia Gomez;加州托斯汀 (Tustin)

 ***

「抽吸器在運作,我痛極了。我很害怕,它弄得我很痛。我想尖叫,希望它停下來。我突然明白,我體內有個嬰兒。他們正在殺死我的孩子。」

──米凱蓮.詹金斯 Michaelene Jenkins;加州聖地牙哥

***

「我和神的關係逐漸增長成熟,抹去我過去的罪帶來的痛苦。惟有耶穌能醫治我們的創傷。我為死去的孩子經歷哀傷過程,就像為死去的親友而哀傷,

這過程非常重要。雖然我只墮胎一次,但是相比那些曾經多次墮胎的人,我的罪不會更輕。罪就是罪。請求神的寬恕及悔改吧。祂不記舊惡。」

──珍尼絲.利納德 Jeniece Learned;賓夕法尼亞州默塞爾 (Mercer, Pennsylvania)

***

 「我一生最大及最可悲的錯誤,就是墮胎。如果可以改變任何一位女士或男士的墮胎決定,我願意說任何話或作任何事。」

──卡娜.斯平萊 Carna Spinella;華盛頓州西雅圖

***

「如果你把胎兒打掉,這個孩子將會纏繞你一生,因為誰也不能取代這孩子。你的困難只會倍增,而非消失。你應該與曾經墮胎及選擇不墮胎的人談談,看看別人如何尋求其他方法,賦予孩子生命而非死亡。墮胎是錯誤的。如果你不肯定這是否錯誤,何不選擇生命?這不是較精明嗎?墮胎是個不能回頭的決定。一旦實行了,就沒有其他選擇。」

──瑪格麗.卡遜  Margaret Carson;奧勒岡州梅德福 (Medford)

***

「他們說我選對了時間,它還是一團小組織[四至六週]。我實在自欺欺人!我真是太無知了!」

──麗莎及威利.溫德姆 Lisa and Will Windham;加州托倫斯 (Torrance)

***

 

「墮胎後兩週,我竟然分娩了。我蹣跚地走進了浴室,在丈夫陪伴下,產下醫生遺漏的胎兒殘骸。那是孩子的頭……」

「我常在夜半醒來,以為自己聽到孩子的哭聲。我還在做噩夢,夢見自己被迫看着孩子被肢解。我想念我的孩子。我夜裡經常醒來,想要照顧我的孩子,抱抱我的孩子。醫生從來沒有說我會有這樣的經歷。」

──羅莉.納拿特 Lori Nerad,「Women Exploited by Abortion」 組織的前任全國主席

***

 

「我知道在美國各地,有數以百萬計的婦女認同我對墮胎的感受。我們心底裡知道,我們作了個可怕的決定,而且不論杜撰甚麼選擇權利的口號,
或是無視生物學及胎兒生長的事實,也無法抹去這真相。我們作為母親,當孤獨一人時,我們本能上明白,另一個在我們體內生長的生命,已給
我們奪去了。」

──蘇珊.麥米倫 Susan Carpenter-McMillan;加州帕薩迪納 (Pasadena)

***

 

「墮胎摧毀自我價值和尊嚴。我曾經相信,墮胎只是個選擇,而且一直以墮胎作為控制生育的方法。然而,在第四次墮胎後,我心裡感到這樣做是錯的。
但願我過去墮胎前,曾經深思熟慮。如果只有一個人跟我說:『斯塔,你這樣做是錯的。』或許,這會改變我的命運。」

──斯塔.帕克 Star Parker;加州洛杉磯

 ***

 

「你應明白,如果你打掉孩子,孩子不會就此消失。孩子會留在你心裡,直到你死去。墮胎後的罪疚、羞愧及孤獨非常可怕。你一旦墮胎,便無法回頭改變事實。」

──麗莎.伯勒斯 Lisa Burroughs;加州布納公園 (Buena Park)

 ***

「墮胎後(我曾墮胎兩次),我的精神和自尊都受到重創,情緒非常低落,直到我遇到一位輔導員。她專責墮胎後的治療,也明白我的痛苦。她的輔導技巧棒極了!她瞭解我的痛苦,因為她也曾經墮胎。她慈愛地給我明智的意見,幫助我康復過來,改變了我的生命。她給我希望,使我重新振作。現在,我也成為輔導員,幫助曾經墮胎的婦女。

如果你曾經墮胎,我明白你的痛苦。不要像我一樣拖延了。今天馬上致電求助吧。你將會慶幸選擇求助。你可聯絡鄰近地區的輔導員。」

──麗莎.伯勒斯 Lisa Burroughs;加州布納公園 (Buena Park)

***

 

《魅力》雜誌

墮胎調查

《魅力》 (Glamour) 雜誌曾向維護生命的讀者徵求關於墮胎的想法,有 3,000 名婦女回應。其中,大部分都曾經支持自由選擇,有420名曾經墮胎。在1994年2月,《魅力》雜誌報導說:「事實上,那些曾經墮胎的人表示,如果早知墮胎會使她們如此後悔,她們絕不會同意接受手術。」

 

救助婦女及兒童的專家

有一位互聯網上的專家,他獻出一生救助母親和孩子,你聽聞過嗎?他的名字就是法蘭.帕沃神父 (Fr. Frank Pavone),是「維護生命神父」 (Priest for Life) 的全國總監,也是宗座家庭委員會 (Pontifical Council for the Family) 的成員。為了幫助婦女及結束社區內的墮胎,帕沃神父設立了一個出色的網站。他的紐約電視和廣播節目、文章、講座及網站等,教導及鼓舞了世界各地的人。請瀏覽他的網站:www.priestforlife.org